您的位置:首页 >娱乐 >

是为康乾盛世所配的画外音这篇大赋

2018-12-21 14:15:29 来源:沈阳晚报

今人解读《盛京赋》,在感慨其格局恢宏、辞藻华美的同时,往往也会折服于作赋者的气魄、才情与博学。中国古代皇帝三百多位,其中给某个都市写《盛京赋》这样大赋的,仅有乾隆皇帝这一位,而且他也仅写过这么一篇大赋。

乾隆皇帝其人,文韬武略,上承祖、父两代开创的大时代,又有自己开创的新格局。他成年登基,在位六十年(退位为太上皇后继续操持朝政),前后实际掌权达六十三年,仅这一点就算得上中国古代帝王史上的第一人。戏说题材中,乾隆帝历来是“人气”最高的。围绕乾隆创作《盛京赋》的时代背景与史料细节,沈阳晚报、沈报融媒记者专访了著名文史专家、沈阳市文史馆馆员、《盛京赋》译者孙丕任先生,为您初步解说大家都很感兴趣的几个话题。

三十三岁的乾隆皇帝 为何要作《盛京赋》

乾隆八年(1743),乾隆皇帝东巡盛京祭祖。这是他二十五岁登基后的第一次大规模出行。据记载,这年七月初八日,乾隆率文武大臣经密云至承德避暑山庄。之后起驾向西北行至蒙古牧区,在那里宴请蒙古王公,嘉奖、赏赐官兵,行围狩猎,停留很久。然后从蒙古牧区行至当时的吉林境内,再折回盛京方向,乾隆帝车驾一行先拜谒永陵,然后到盛京拜谒福陵、昭陵,最后才入盛京城。此后,按永、福、昭的年代辈分决定谒陵顺序成为定制。从七月八日出发,十月二十五日返京,历时107天。这次东巡中,在乾隆倡议下,沈阳故宫进行中期扩建,扩建了日华楼、霞绮楼、迪光殿、崇谟阁等。

这次出京,事先筹备周密,行程安排丰富,又有母后、妻子陪同,乾隆皇帝心情非常好,沿途多有诗作。除了《盛京赋》,他进入盛京时写的《谒陵礼毕,车驾入盛京,得七言排律十四韵》诗中写道:“延伫关山千里外,每怀瞻拜八年中。”说的是他登基后,八年里每每想来陪都拜谒,今天终于得偿所愿,心情自然分外激动。

孙丕任老师说,乾隆于这年九月二十四日(相当于现在的11月9日)奉皇太后驻跸盛京。冬十月庚戌日(11月16日)赐扈从王大臣宴于凤凰楼前,当夜写成了《盛京赋》,次日启程回京,在盛京城的时间共有8天。

可以说,御制《盛京赋》是乾隆盛京祭祖期间的一件大事。古来作大赋者,必有情怀、讽喻或者寄托于其中。乾隆皇帝作为青年天子,在自己的鼎盛之年、大清的鼎盛之世,在陪都龙兴之地,有所激越,作这样一篇大赋,正是给自己的生命、给先祖的洪业一个恰当的抒发。所以在《盛京赋》里充满对开国先祖、英烈的追怀和对盛京城的歌颂。

一篇大赋 满满的情感与心血

盛京,在乾隆皇帝的心目中,是一块充满神迹的圣域。《盛京赋》里,从山川形胜到丰饶物产,从营建史事到历史人物,从战争狩猎到耕桑劝农,巨细无遗,信息量非常丰富,时空万物繁复华美,可谓“铺彩摛文”。如此一篇煌煌大作,要说是一夜书成,虽然皇上文采斐然,又在青春盛年,但也过于传奇。

大赋铺叙繁复,辞藻华丽,时空交错,描写意象林林总总,又要真实反映都市或胜境的全貌,同时结构宏大,细节精巧,格式严谨。所以创作大赋,极其耗费气力,需要深厚的相关知识积累和扎实的田野考察。

翻开文本可见,《盛京赋》的创作模板,就是班固《两都赋》和张衡《二京赋》,而班固、张衡甚至比其朝代稍晚的创作《三都赋》的左思,在创作时间上都一点走不得捷径,班固家学深厚,老于掌故,尚且营构数年,张衡甚至前后准备了10年。所以乾隆皇帝在作《盛京赋》之前,一定是下足了工夫,搜集整合盛京的各种相关文史材料,在营构篇章、遣词造句上也下了很大气力。

据孙丕任老师介绍,乾隆皇帝对关东的风土人情,尤其是盛京的相关名胜物产都有涉猎,有的还很有心得,这是从实地见闻中获得的鲜活经验。他在《今年奉天各县有收喜而有作》中,用“遍野黄云尚作堆,翠华行处鲜芋莱”表达了对眼中一派丰收景象的欣喜。尤其是他后来还写有《盛京土风杂咏十二首》,其中每一首都介绍了一种风物,标题则均为满语,如威呼(满语指“小船”)、呼兰(满语指“烟筒”)、斐阑(满语指“榆柳小弓”)和法喇(满语指“爬犁”)等等。另有《盛京土产杂咏十二首》,都对当时沈阳的风俗特产作了描述。

《盛京赋》之后 不再有《兴京赋》《北京赋》

很多读者都有一个疑问:既然清代有三京:国都北京、陪都盛京和抚顺赫图阿拉兴京,为什么乾隆皇帝在《盛京赋》之后,没有再作《兴京赋》和《北京赋》呢?

对此,孙丕任老师指出,乾隆作《盛京赋》,是国家、时代和其个人因素综合作用而造就生成的。首先,乾隆首度到盛京,心中充满亲切、敬畏和兴奋的情感,这是创作的主观缘起因素。更关键的是,当时的乾隆胸怀天下,博学多才、文采出众,拥有帝王视角,而且三十三岁的他精力充沛。孙丕任老师说,单就盛京题材而言,清代也有其他文人写过《盛京赋》,但那绝不可能比拟乾隆《盛京赋》的帝王气度和大视角;嘉庆皇帝也写过《盛京颂》,但他的格局和才气远逊其父。

乾隆一生写过四万多首诗,据记载,有一次他从京城到颐和园,路上一口气就写了十七首诗。但是人的创作级别是有区别的,乾隆盛年之后,可以一气写很多诗、文章或者小赋,但要收拾心情,怀着敬畏与思考去苦心构思,经营出一篇城市大赋,却再也没有实现。

所以乾隆作这篇赋,是各种时代的垂青,各种机缘的结合,成就了盛京,某种程度上说,是咱沈阳的偏得!

沈阳晚报、沈报融媒记者 韩扑 佟思佳

免责声明:部分内容有网站机器人整理于互联网,若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,谢谢!

万文志律师优发娱乐 时空新闻网